郑强 - 你为什么读大学

csdn高校俱乐部 郑强 

CSDN-木水辰

毕业生北京邮电大学


郑强演讲稿:

本来是问同学们的,为什么我们要读大学? 就会很自然地想起,大概算起来有三十年了。我是1978年考上大学的,想起那个时候为什么读大学?就是从一种苍白一下渴望读书。所以我们那个时候的复习资料,可不是想你们现在,有那么厚的印刷很精美的复习资料。而是同学们用手在钢板上刻复习的提纲,我记得晚上,印这个复习的考卷,引导晚上三点多钟。高考的那一天为了怕迟到,早上五点多就起床了,要步行十里赶到那个考场的地方。我记得那个时候,我们中午考完了以后,我们坐在地上,所有的考生都吃一个干馒头,那个馒头里就夹一点咸菜。

第一次离开家庭十八岁,我到今天为止都还记得,没有像你们今天读书有被套,当时所有的学生都要自己缝被子的,我第一床被子,缝了三个小时五十分钟。而且当初无数次把自己手都扎破了。我觉得,那个时候的艰苦,是我最难忘的。我有时再想,今天的幸福,今天一切一切,为你们准备好的东西,到底是对你们今后的成才、成长,是利多呢,还是弊多。实际在大学期间,多经受一些磨难、困难。哪怕是上一次邮局,哪怕是自己去寄一次钱,都是对自己的一种历练。

读大学到底为什么?这句话一个五十岁的教授讲起来,是容易的,但是,对刚步入大学的青年来讲,我认为过高的要求是不现实的。我举个例子,现在经常爸爸教育自己的儿子,“儿子,谈恋爱可以,但是不能选女孩子只拣漂亮的选,只要心灵美就是了。”我经常再想,这个孩子,这个同学的爸爸,我说,你回去看看你妈妈,长成什么样子,你老爸在年轻的时候,不是一样就找漂亮的吗?所以到了有一定年龄的时候,再过多的责备,我们才步入大学生活的学生,甚至才有一点点人生履历的同学,我认为,既不恰当,也不公道。人生的目标是大学,不是一下就悟到的。是要有一个过程,大学绝对不是让大家,只学一门知识,如果要领会大学的学习,我认为最重要的不在于读哪一所名校,我今天当然知道,在座的同学当中,有中国最著名的大学的学生,我衷心的希望大学,在读大学期间要多去体味,这所大学的历史和文化。

我在浙江大学,执教已经快十七年了,如果说把它看成钱塘江大潮,在西湖的美景,作为浙江大学的荣耀,我说那是分文不值的,浙江大学应该真正珍惜的,是从竺可桢老校长,带领浙江大学(的学生)西迁几千里,在遵义的湄潭办学的那七年,树立的“求是”校风。所以,我历来主张,大学的文化,是应该有历史的积淀,而这样的积淀,才是送给孩子们,最珍贵的精神财富。北大、清华、北师大、复旦、交大,还有中国等等著名的大学,实际上都是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的。说到这的时候,我就要讲一句,难道贵州大学的孩子们,就不能像北大、清华、浙江大学的孩子一样幸福吗?

我们最近,让我们闪光、让我们自信的。就是一位坚强的女孩,你们听说了吗?下肢截肢得了骨癌的女孩儿,十几次放疗,在生命最痛苦的时候。竟然怀揣着对大学的梦想,考上了重点线,我说这个孩子对贵州大学,对全中国大学生,她是无价之宝啊。所以,我作为中国大学的一个校长,驱车到她的病床前,把那份珍贵的大学录取通知书,这个女孩儿,叫什么?叫肖丽。我说,贵州大学的同志们,贵大有了肖丽,从此贵大的学生,就有了大写人生的光辉榜样。贵大有了肖丽,贵大的学生,从此内心的情感和精神,不应该再输给北大、清华、浙大。

我说这一段,今天是想把我内心,对在座同学们的殷切希望,说给你们,实际上问一个人为什么要读大学,并不复杂,简单的讲,一定是在学的过程当中,去逐渐的体味,你现在学的东西,甚至对专业的热爱,也是如此。凡是付出的东西都会爱的。凡是得到的太容易的东西,爱都不能持久。 所以我倒是觉得,我现在在我的高分子领域,是怎么爱的呢?恰恰是被逼出来的爱,我们班上成绩最好的同学,当时都很时髦,一听physical chemistry就是物理化学,当时年代很神秘。班上成绩好的女同学、成绩好的男同学,都往那儿选。结果轮到我们年纪小的同学,或者当时在班上不是特别优秀的同学,选不到这个专业,我呢?就是被迫选了高分子的专业,结果呢,我告诉大家,就是这么一次逼迫,让我就慢慢的爱上了高分子的专业,而且是打心眼里爱。我在国外留学,为了拿这个博士学位,晚上做论文,一个星期基本上没有见过阳光,都是在地下室的仪器旁边度过的。当我那天走出实验室的时候,人都是晃的,今天,我也送两句话,给在座的大学生朋友们,是因为我爱,我才付出的,但是更重要的是,恰恰是由于爱了,我已经付出了,所以我必须更爱。

现在大学同学们的负担(很重),甚至觉得喘不过气来,你们受了一个错误的误导,以为在就业的时候,那些审查你们的人,是不是在看,你们的履历当中,写的你读的课程越多,就是越好。我今天给大家一个忠告,在读本科的时候,应该精读、夯实专业基础和基本的人文思想,为最重要的目标,不要学的太满、太多,先要夯实基本,这就如同武术,蹲马步、举杠铃、拉引体向上,你能够把自己这个身段、这个坯,就材料的坯塑造好,今后广阔的前程就等着你。而过早的患得患失去考虑,所谓今后专业要搞什么、有什么工作、有什么工资?我认为都是一种短视和不必要的心理负担,说到这个的时候,我又要稍微说一句,就是现在媒体。或者有些个别的小报,让我们的孩子们特别的沉重,说什么大学生找不到工作,我在浙江大学,当了这么多年教授,我太了解了,全国多少单位需要我们浙江大学、北京大学,清华大学的孩子们,去奉献,去真正的建功立业,但是我们的孩子们,真是去了需要的地方吗?不是,是把自己挑剔的东西,当成了第一位,所以我要告诉大家,不是找不到工作,是现在享受的工作,你们不太容易找得到。真正的你们谁想要到贵州去,现在我就把你带走,机票我都给你买好了,所以我要讲不是找不到工作,是享受的工作不太容易找。艰苦的工作你们不太愿意做,所以同学们整个大学期间,我希望你们简单一些、纯洁一些、自然一些,用这样的一种心态,去面对大学生活,我自己的经验就是,一定会给你带来学习的动力、生活的幸福和面对未来的一种幸福的憧憬和希望。

那么大学,还有什么同学们应该丰富的,我最推崇的就是文体。你们一定要喜爱艺术、喜爱体育,所以我现在特别教育现在这些男孩儿,特别像我这种个儿男孩儿,我一学声乐就感动了很多女孩儿,一般大家都认为我这种声音,起码个儿都是一米八五以上发出来的,像我种身材,我打篮球不行吧,你知道我吗?我是浙江省高校乒协主席,浙江大学乒协主席,我今年五十三岁了,为啥这么年轻呢?就是艺术和体育给我增加了活力,什么是最好的心灵教育,艺术,什么是最好的精神的培养?体育。让我们的男孩儿多去看看,女孩儿柔美的小提琴,婀娜多姿的舞姿。我说过,要让女孩儿,多到场上看男同学打球,那种魁梧的身材,饱满的肌肉,那是什么,那是阳光、男人气。所以今天我要劝大家,为了健康快乐的学习,你们要到球场去,要到音乐厅去,多听听优美的音乐,多看看激情洋溢的赛场。青春的活力就会迸发。

我就在想,我多么渴望,再以一个学生的身份,再步入大学的校园,有些时候,我作为一个长者,作为一个老师,在大学的校园,看到你们在那漫步,在那儿读书,实际上内心是充满一种甜美的羡慕,现在我经常出席一些大学的总裁结业典礼,为什么有这么多的财富拥有者,他们集中在大学的校园,来重新学习,这就是他们经过了人生的洗礼,甚至有了财富之后,对自己整个价值的重新反省。如果今天回过头来,我把这些话说给你们听,我就要告诉大家,怀揣一点理想,怀揣一点梦想,在大学的读书,你们一定会感知幸福的青年时代,谢谢大家。

观众提问:收到学生抱怨食堂的投诉信,您会怎么办?

    郑:立即找后勤集团总经理来,我就得问他,鸡腿到哪里去了?价为什么又涨了?我经常给后勤同志讲,学生的生活是大事儿,我吃饭都在学生食堂吃饭,早餐也是、中餐也是、晚餐也是。当然撒贝宁先生,我跟你一样,就长得稍微帅一点,实际上,在食堂里,听到同学们反映这些事儿,是对大学校长的信任,孩子们就是把你当家长了,所以你要当个事,立刻就要把孩子们提的问题,要进行一些了解,甚至解决。

观众提问:你上大学时谈过恋爱吗?

郑:对一点我刻骨铭心,四年级毕业的前夜,我们班上号称“四个小公鸡”的男孩儿,就特别小的那四个孩子,坐在浙江大学校园中心区域的那个梯子上,就在那回想四年,我们老大哥怎么教育我们的,叫我们别谈恋爱,说要纯洁,说正在说的时候,就看见我们班上一个老大哥,把我们班上最漂亮的一个女孩儿搂在怀里,后面呢,我当了老师以后,我就在想,人到了十八岁,青春年华,恋爱很正常,很自然,但是孩子们,郑老师也得说一句话,你们应该把最宝贵的时间放在学习上,因为这个里面的责任重大,你们的肩不够坚强,我讲的是男孩,你晚一点没关系,但是这个事儿我们两个(指撒贝宁)拦不了,拦不住,所以我想情感还是顺其自然的好。

观众提问:大学靠什么领航学子的人生?

郑:我为我的学生,浙大的学生,能提如此深刻的问题,很欣慰。说实话,中国大学生对大学的迷茫,有些是中国的中小学教育,带来的痕迹的必然结果。因为你们的确在整个中小学的受教育过程当中,你们是为了读大学而学习的,而真正进入大学,这种自由空间的时候,你们变得非常的不适应,而且没目标了,以前考上大学,读上大学,就是目标,现在进了北大、清华、浙大,你们的目标在哪里?这个需要重新的寻找和定位,那么这个过程有多长呢?取决每一个人对他的学习的掌握,我觉得那是整个人生文化,自我熏陶培养的重新的开始。你长得这么漂亮,如果你觉得这是个外在的美,你的内在应该更丰富些,我觉得有这一些目的,恐怕也是一个明确的(目标)。

观众提问:现在上大学还是一笔划算的投资吗?

郑:你谈到最关键的问题,是投资得到的回报,读书不能完全这么看,就你不要羡慕你现在的同学,有几个没考上大学,他们现在怎么怎么富有,那你有没有问问他们,他们对你的敬佩,他们对你的羡慕呢?这就是我刚才讲到,为什么现在名校的星期六、星期天,有这么多的富人,开着宝马、奔驰到你那里去念EMBA(高层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)然后去找照个相,觉得特别地满足。的确我们得承认,读书的过程,不是财富直接得到的过程,如果你用一生来看待你的财富,小单,我还是要鼓励你,绝对你现在得到的是长远的财富。

观众提问:你对大学教育的改革,是注重实践还是止于呼吁?

郑:我希望我还是在你面前,更多地脚踏实地,我觉得要从心里告诉你,就是大学的分数,不会决定一个人的终生。我要告诉你,我得把这个思想传递给贵州大学、浙江大学的孩子,就包括你。我希望你们把大学只作为后面发展的只有三千米算上,后面的七千米,应该是你步入社会之后,不断地学习,如果有了这样的心情,所以你刚才讲到,大学生们都看重(成绩),那我们作为校长和教授,就要给孩子们讲,要注重成绩的这种形式,但是我希望你们更多的是,你刚才讲的,我现在要看学生的眼神,我看你这个眼神就是好样的,纯洁,而且有独立的思想。

我就讲一件事情,我在浙江大学,我的心灵真的像触了电一样,每一次军训结束的时候,浙江大学的漂亮的女同学,不顾一切的扑向那些兵哥哥,不管兵哥哥身上有没有汗臭,有没有胡须,我就看见男同学追解放军的大巴。追几千米,到了后面在那儿跺脚,在那喊舍不得,他们才跟我们浙大的同学们,接触了四十天的时间,就产生了如此深情。而在大学里,我们的教授教孩子们本科四年,如果是研究生,有些可以达到八年的时间,说实话,主持人,我很少见到能够让我们学生,有如此动情的情感,这就说明什么,只有触动心灵情感的教育,才是让孩子们能够记住的情感。

 

观众提问:您经常发表专业之外的观点,不担心出错吗?

郑:你说的很对,如果作为一个学者,我们就得实事求是讲科学,就你不懂的东西您别装懂,,您不懂的东西最好声明一下,我不是这个方面的专家,但是有一点,恰恰是由于我是学材料科学和化学的,加上也有点特殊,因为我业余爱好比较丰富,我还是军事发烧友,而且我对医学,医学家说我的医学知识大概是博士四年级水平,那么由于爱好比较多,我就觉得对社会的关注,对教育的关注,有一点自己的思考,即使我讲错了,人家也会原谅的。我有个观点,如果说中国男人不够优秀,教育扼杀了我们中国男孩的勇气和信心,是很大的责任。

观众提问:老师的误解会伤害学生,您能理解这种伤害吗?

郑:我特别理解,在未成人的孩子来讲,偶尔由于冲动,或者在某一个方面出了差错,犯了错误,我们作为长者和教授,我觉得是要从长远的,为了他未来的这种爱心,去关心孩子,所以我在浙大说了一句话,能救的一定要救,能不开除的不开除、能不处分的不处分,办好一所学校,比办一千所监狱都好。

观众提问: 您能否停下演讲,去做真正改变大学教育的事情?

郑:我们不能动不动就以为,您可以马上改变一个天,改变一个地,我为什么对自己的演讲,人家请我去做报告,我是满怀着深情,我就认为教育就是一个潜移默化,它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,那么现在我最直接的,我最直接的我能做到的,我非常幸福地讲,我到了贵州大学我能做了,我发现当校长真好,我想干什么,我下个命令,我在我的权限范围之内,我尽我最大的努力,去改变一些,大学生认为不合理的,甚至需要改变的教育。但是我的演讲,我自己坚信,它也是一种坚定执着的改变。

观众提问:大学和社会的距离到底有多远?

郑:你提了一个非常好的问题,这就是为什么这些年,我们如此倡导大学的社会实践。甚至创业农业的教育,我们的好心是什么呢?想让大学的孩子早一点靠近社会,但是我要告诉李一冰,大学应该保持跟社会的距离,大学跟社会就是有区别的,大学就是为了让大家有信仰有纯洁的地方,大学如果跟社会如此的靠近,会丧失信仰和梦想,更容易丧失掉理想主义。

观众提问:大学毕业去求职,为何总是“被选择”?

郑:“被选择”大家听到了,这个同学刚才提到了一个概念:“被选择”,实际上“找工作”这个词,对你们产生的误导,为什么呢?你们把自己放到了一个主动和有权利选择别人的一个位置上,这就是您们的困惑和痛苦,因为我要告诉你们,这个词暂时还不配您们,你们的的确确是被选择的,那么大学真正好的教育是什么?好的教育就是能教一个人适应各种被选择,而且在被选择的过程当中,他能快速地进入角色。能够很快被认同,再者,就是被选择了以后,能够担当,如果这样的培养,才是真正成功的培养。

观众提问:校长和教育的区别在哪里?

郑:小陈啊,被人称为好校长是容易的,比如说亲近,比如说哪一天教师学生,你说鸡腿少了,我给你搞一个大鸡腿,但是要成为杰出的校长,他就应该当教育家,学术搞得可以,文化艺术丰满,眼界比较开阔,对学生充满了爱,这就是当今校长,包括我自己,应该不断学习和进步的方向。

创建
2014-10-29
浏览
7548次
最新回复
2014-10-29
回复
0
5
Top_arrow